安好此刻擁有,是我現在最棒的能力|阿雯

文字 / 孫羽柔

 

與教授商討後,決定更換研究所並繼續完成學業的阿雯,彷彿終於能夠將一直縈繞在心頭的刺拔掉,從台南搬回台北,踏出人生下一個步伐。

 

迎向不同的城市節奏、人生進程,她的生命再次充滿各種緊湊與忙碌。結束長陪一年來,現在的她是以怎麼樣的方式應對生命的波濤洶湧,令人好奇。

 

拔掉心頭的刺,朝渴望前進

 

熱愛南部太陽的阿雯,下定決定要返回台北繼續完成學業時,心情上其實有許多強烈不捨。但想到未來總是有機會再回到那座城市,研究所不在三十歲以前完成則顯得太晚,她毅然決然捨下熱愛前行。

 

於此同時,她也結束了與第一任的愛情。

 

熱戀期的甜蜜粉紅泡泡逐漸褪去以後,與男友遇到各種柴密油鹽醬醋茶,阿雯發現對方似乎並沒有這麼把她關心的事放在心上,尤其許多曾經討論過的問題、提出的疑問,男友給出的回答卻總是千篇一律、一問三不知,一不知,就是好幾個月。

 

她期待著,兩人可以更細緻深入談論對於未來的想像與雙方的需求,對方展現出來的態度卻一再使她失望,演變到後來,明明住同一個城市,已經像是在談遠距離戀愛。一點一點看見對方並沒有對關係付出同等用心的阿雯,不願意歹戲拖棚,選擇主動結束關係。

 

兩個人在一起,衝突摩擦在所難免,如果想攜手走得更長更遠,誠摯表達各自觀點並嘗試轉換立場同理對方的困難,無論溝通是否順利,儼然都是一種愛的表達。

 

回憶起那段初戀,阿雯說「我覺得他只想要過得快樂,不想要建立幸福。感情中怎麼可能只有玩樂,當然也會有爭吵起伏,如果連這麼基本的條件都不接受,我不覺得他想要跟我一起走向幸福。現在分手了,讚啦~」

 

總是不停歇追求上進與成長的她,一根一根拔掉了無論是關係或者待完學業的刺,一步一步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靠近。

 

在劇烈變動中,依舊堅韌頑強

 

提早入學,剛北上時阿雯回到先前待過的教會居住,但已經習慣有自己的空間和步調的她,在人來人往、時不時就會從窗戶聽見巨大車鳴聲的環境裡,怎麼樣都難以平穩安睡。

 

抽學校宿舍前,她暫時於I-LIFE辦公室居住一陣子。沒想到終於等來結果,把東西都搬過去以為塵埃落定時,確診感染的消息橫天劈下;這下子,又得馬不停蹄轉移去另外一個地方進行隔離。

 

這一波短時間多處的移動,忍不住讓她吐槽自己形同遊牧民族。四處搬家的日子,訓練著她必須迅速發展出能夠立即適應環境的能力,同一時間還得費神兼顧新的學業與學習;她就像一顆高速運轉的陀螺,光是要好好照顧眼下充滿變動的生活就得竭盡所能,遑論撥出心力與朋友維繫關係或自我沉澱。

 

這也讓此刻的阿雯越來越沒有動力與他人相處交際,窩在家寫程式、看喜歡的小說或影集,是她善待自己的方式。原本固定會聯繫的朋友,也在她半閉關式的生活中,見證誰理解留下、誰不解離開的歷程。

 

然而,能夠高速運轉並不表示電池滿格。問起幾乎將所有氣力投注在處理新變動以及繁重課業的阿雯,今年為自己設定的目標是什麼,她淡淡說到,「老實說,沒有。光是要照顧好自己就已經很累了。」

 

現實讓人窒息,欣賞能讓心跳動

 

不過,比起更年輕時候的自己,現在的阿雯開始偶爾能夠在夜深人靜時,聽見心臟小聲抱怨「是不是,好像有點孤單……。」然而性格執拗的她,緊接著又補充到,「就這樣,孤單就是孤單,反正我有鯊魚抱枕。」

 

至少,長陪以後,碰到低潮與挫折時,她不再首先認為是自己不夠好、不夠優秀,她學會用不同眼光和角度切入同樣一件事。看似糟糕的處境,可以笑著說「未來也就不會再更可怕了。」看似不美好的情況,也都有值得發掘的珍貴與滋養。

 

只是生命不總是給予我們空間喘息,擅長直接以行動面對變動的她,在如此喘不過氣來的現狀下,也已經卯足全力在混亂與低潮,用自己能力所及,尋覓一方平靜的湖。

 

如果能對過去的自己分享一句話,你想說些什麼?阿雯表示「那些痛苦不會因為結案而消失,但會因為被真實愛著接納著,產生了不同觀點看待創傷記憶。」長陪之於阿雯,是練習著被愛、重拾對人的信任,開展各種樣貌的自己。

望著再次陷入忙碌與緊繃生命節奏的阿雯,此刻的她看起來,雖然暫時沒有更多力氣陪伴自己,但也正非常非常努力的以她的方式,照顧能力所及的一切。

邀請你一起
讓更多勇敢發生

第一手接收
半熟的故事與組織的日常

每月 1-2 次分享
服務心得與組織營運概況

支持我們拓展輔導團隊
承接更多半熟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