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傷,成為了心靈成長的入口 | K桑

身體的傷,成為了心靈成長的入口 | K桑

文字/孫羽柔
 
K桑的身體在今年對他發出了抗議聲,要求他必須放下手邊正在做的事情以及希望達成的目標,回過頭來更全面的照顧自己。對於熱情期待著就要展開下一段新的生命旅程的他來說,毫無疑問是個巨大打擊。
懷著對自己的譴責,深深的無力與挫折感,今年的他正在面對的是一個嶄新的課題。然而,在焦慮及失落感之中,他依舊開始了社工實習之旅,也開展了透過健身的復健之路。
 
性別不是問題,為受暴少女建立典範
 
升上大五,K桑開始進入機構實習,督導憑藉多年經驗,針對他獨有的個人特質,建議嘗試協助輔導青少女們。於是,K桑選擇前往民間基金會的安置機構服務。
在這裡,他所服務的對象主要年紀介於十二至十八歲之間,正值花樣年華、情緒敏感的年紀,作為一名異性社工,該如何劃清界線並建立正向的互動經驗,成為他當前面臨的課題。
機構內大部分少女都有過遭受親密關係暴力的經驗,為避免引發創傷經驗,過去沒有男性社工會出現在這裡。不過,從去年開始,他們第一次有了男性社工,K桑則是第一位男性實習生。
機構督導沒有提供實習生太多學員個人資料更多了解,也沒有規定應該做哪些事情。作為實習生的K桑,可以自行提議想要規劃哪些活動或課程,透過自己的步調和風格,逐步認識環境,同時,平衡各種觀察體會、加強培養專業的敏感度。
K桑提到,機構內的學員成年出社會後,一定會接觸到各種不同異性,他認為自己如果能夠在這段時間,增加學員更多與男性互動的正向經驗,讓他們看見兩性相處可以有的不同樣貌,相信對學員們來說會是一件極有幫助的事。
因此,明年一月份結束實習以後,他想深入探討這點,將此作為專題報告的主題,日後繼續多加著墨在這個領域。
 
能夠真正接納自己,才能溫柔的善待他人
 
2020上半年,K桑遇到最大的生命轉變就是他的腰痛。經常,短短坐一個小時就會令他痛到完全無法思考,既法專心工作也沒辦法好好讀書,各種計劃都因為身體的激烈疼痛感必須暫時喊停;原本打算與母親聊過後搬出去自己生活的安排,也先打下休止符。
他在教會找到一位兼具物理治療的健身教練,努力藉由重新傾聽身體聲音與需要,調整自己的姿勢並加強身體素質自我療癒,兩、三個月下來成果也顯而易見,但他還是對自己感到非常生氣,有種好不容易終於處理好許多過去的困難,才剛準備擁抱自己並迎向世界的同時,就被一記當頭棒喝,痛得他必須停下正要踏出的雙腳,留在原地。
雷娜分享自己懷孕時,頭痛到必須使用嗎啡緩和神經才有辦法勉強續工作的經驗,引導他接受自己此刻的限制。理解到「表達疼痛並不是一種軟弱,反而正是因為能夠勇敢面對,如同溫柔善待他人一樣的對待自己,才有辦法包容現在的樣子。」
若想好好照顧他人,首先必須知道怎麼照顧自己;若想好好去愛他人,首先必須把自己愛好。
雖然,巨大的挫折感及自責心仍然時不時就會湧上心頭,但他相信,此刻的體會也將成為他未來在助人之路上,一個更能感同身受他人遭遇的經驗。
 
照亮他人前,必須先從蠟燭變為煤燈
 
今年非常開心一件的事,發生於某次的培訓課程中。在完全沒有預警之下,活動結束時,所有燈光被關上,一群人將蛋糕推了進來,接著所有在場的大家歡欣鼓舞為K桑唱生日快樂歌。
這是K桑人生中第一次被這麼多人以這般驚喜的方式慶祝生日,無論已經認識一陣子或只打過照面,懷著滿滿的感動及被祝福,迎向了下一個年紀。
雖然不知道明年到底是會先結案或腰痛先好起來,他都會繼續練習照顧自己。他知道,唯有當他真正完成這個課題,才能夠更好的去愛人。
回顧至今,K桑笑著道「一開始腰痛發作時,他不但抱怨自己,也埋怨上帝。然而,無論如何,都讓他對於什麼叫做『照顧自己』這件事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這也是他一路以來不斷學習的課題。
一根燃燒的蠟燭,會有燒盡的一天;但一盞隨時記得補充煤油的燃煤燈,無論颳風或雨淋,都能夠穩定持續地給予光與熱。 

邀請你一起
讓更多勇敢發生

第一手接收
半熟的故事與組織的日常

每月 1-2 次分享
服務心得與組織營運概況

支持我們拓展輔導團隊
承接更多半熟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