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潛在不見光的海洋底, 飛鳥仍然揮舞著翅膀 | 小玉

深潛在不見光的海洋底, 飛鳥仍然揮舞著翅膀 | 小玉

文字/孫羽柔
 
左右兩側各染了一搓紅髮的小玉,一如以往的臉上始終帶著一股有點傻氣又溫暖的笑容,問起她今年過得怎麼樣時,她面露困擾的說「今年對她而言,是非常困難的一年」。
面對需要比其他同儕再多讀兩年才能修滿畢業學分的事實,大大打擊了她。在迷惘人生方向與飽受挫折感的雙重圍攻下,此刻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自己低落的情緒。
 
阻塞的愛,需要流動
 
採訪前一週,雷娜與仁銘剛結束和小玉及父親的餐敘。相較一年半前開心的用餐時光,這次的會面顯得無比尷尬。從去年小玉前往小琉球打工度假後,便開啟比較外向的生活,除了本來就少回家以外,一旦回家碰上父親情緒不佳時,又會不敲門的直接打開房門劈頭朝她訓話,更是讓她幾乎不願意待在家裡。
不清楚她平日生活模式的父親,誤以為小玉這種老是不在家甚至遠行的理由,肯定是來自雷娜的影響。所以,每當小玉想約父親和雷娜一起聚餐時,父親的態度都非常反彈;最後,在工作忙碌的情況下,父親遺忘了這早約定好、對自己而言卻是突如其來拜訪。
晚餐過程裡,父親言談中對小玉有許多負面評論,還拿學業成績好的妹妹做比較,更是讓小玉忍不住情緒的淚流滿面。兩人之間為化解的心事和欠缺溝通的停滯關係,在這頓飯裡面白熱化浮上檯面。雖然會面過程並不順利,但至少不擅長表達感受的爸父親卻吐露了許多內心的想法。
「我和爸爸之間僵住的互動,又一點一點流動起來了」。即使父親還是不清楚小玉此刻陷入的困境,小玉也還未找到適合的語言說明,但兩個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嘗試拉近、靠近彼此。
 
卡住的情緒,面對的練習
 
小玉這一年的成長並不順利,比起去年克服接觸陌生人的恐懼、嘗試走進新環境的挑戰,大部分時間裡,她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主動遠離人群。
在一次長陪的興趣與職業探索課程中,講師為專業溜溜球表演者,他教導大家一些基本的技術,請大家在練習完以後走上街頭展現成果或邀請路人一起參與。
再度面對陌生人,小玉感到膽怯退縮,一直覺得自己從頭到尾都沒有好好與人對話。但課程結束,當所有夥伴圍坐分享心得時,其他人不但不覺得小玉表現得很差,還讚賞她跟觀眾的互動順暢自然。
如同小玉與一位已經順利畢業,目前正在手搖飲料店的朋友聊天時,對方問她會不會認為自己此刻正在做的事情沒有價值,小玉回答,「當然不會!如果這份工作你做得很開心,而且也不影響你能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這樣其實就很好了。」於是朋友反問,「那妳怎麼不覺得這個想努力修完學分好好畢業的妳很棒呢?」
兩件事情其實都顯現出,就算小玉身邊的人對她都是肯定和支持的態度,她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嚴重的自我否定。而這自我否定,來自於小玉最愛的父親。
一面為他人的成長感到開心,另一面卻難以看見自己的優點,總是認為自己不夠好,達不到父親期待標準的小玉,也就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益發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海裡。
 
退縮的翅膀,依然有豐碩的羽毛
 
目前,小玉正準備休學,在另外一堂長陪的彩妝課中,她發現自己對這個領域有更多好奇和渴望。因此,她決定先進入社會試試水溫,確認興趣的同時也觀察這個業界的生態到底是什麼樣子,如果適應不良或覺得有需要把學位補完,再回頭繼續修課。
對於此時此刻的自己,小玉雖然消極,卻也沒有放棄繼續嘗試照顧、認識自己。雖然這一年的自己彷彿回到最初進入長陪時的情況,所有的成長累積歸零,但反思過去所受到的訓練和練習,揣摩著協會提供這些課程的動機和意義,並回想雷娜說的「都遇到一個這麼厲害的人出現在我身邊,如果遇到問題還不問她,那真是太傻了!」
於是,即使現在的她依然和自己的自卑、痛苦掙扎著,在她柔軟的內心裡,她知道,自己其實已經很棒了。

邀請你一起
讓更多勇敢發生

第一手接收
半熟的故事與組織的日常

每月 1-2 次分享
服務心得與組織營運概況

支持我們拓展輔導團隊
承接更多半熟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