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壓力成為人生的試金石,願我能滲透那顆石頭看見內在的真實 | 阿雯

當壓力成為人生的試金石,願我能滲透那顆石頭看見內在的真實 | 阿雯

文字/孫羽柔
 
2019年,考上研究所以後,阿雯從高雄搬到台北,住在教會宿舍,開始一段全新的生活。然而,全新的生活沒有比較容易,對自己要求嚴格的阿雯,依然握著一份堅持與標準,期待自己能夠在適應新居住環境與研究室生態的同時,也能好好維持和朋友之間的關係,並妥善規劃未來可能的生涯發展。
在這些新條件、新夥伴、新環境帶來的挑戰和壓力下,這個22歲的女孩究竟會用怎麼樣的方式去突破重圍,在這座她不熟悉的城市裡建立起她的平衡及步調?一邊坐在咖啡廳裡聽阿雯訴說著她此刻的生活,一邊我也感到好奇。
 
告別過去,開啟新生命
 
今年,兩件事對阿雯而言有巨大的影響。發生在前半年的,是她疏忽了獎學金申請的日期,而錯失可以領得的一萬八千元費用;另外一則是她考上台大的醫學檢驗研究所。從此,自海港高雄搬上都市化的台北,邁入人生下一個階段。
年初時,阿雯其實依然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要準備考公職或直接專攻研究所,於是,她一面努力完成學校最後一年的實習一面試圖準備公職考試,但前前後後累積起來的壓力其實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這樣的狀況反應到了連她每年都會申請的獎學金竟然忘記了截止日期。
在每個月的固定晤談時討論過自己的心意以後,阿雯發覺,比起國考,她的確更需要也想要讓自己在這個階段放鬆一些。但放鬆不是放下,評估自己依然有研究所這個選項,她決定放棄國考,直接和研究所接軌,尋找未來將踏入的研究室及指導教授。
於是,夏末秋初開學以後,阿雯便和教會宿舍以及其他實驗室同學,一同展開她研究所的新生活。
 
與目標無關的事情,更是煩惱加倍
 
即使已經在晤談中先討論過研究所生活可能會有的忙碌景象,研究所的真實節奏還是緊湊到讓阿雯感到有點難以招架。
每天早上六、七點起床,配合宿舍裡的各種作息時間後九點就會出現在研究室,一到五的白天時間,研究室就是她的殼。她像是一隻寄居蟹窩在各種器材間做實驗、用餐、寫報表,生活的基本調性就是忙碌,一但瘋狂忙碌起來,甚至會直接住在裡面。即使如此,每天卻都還是有做不完的事情等著她打理。
為了讓自己能夠有足夠的體力面對這一切,阿雯早上起床以後,有三到四天的上午會去有氧運動,一天晚上進行重量訓練,一週大概運動五次強化身體的體能。同時,考量到自己對於英文授課的內容無法招架,導致閱讀文獻進度嚴重怠慢,便把大學所存的緊急備用金拿來補習英文。
一面以有點緊湊的速度吃著午餐,阿雯一面說「雖然本來就有心理準備研究所生活可能會很忙,但竟然可以忙成這樣,還真的是她前所未料的」。
她眼下的時間已經不是自己的,學長和教授分派給她的工作成為她此刻規劃日子的軸線。
不過,研究室的各種雜事還不是最讓阿雯感到煩惱的,她說:「雖然知道這並不是我去唸研究所的目標,但這些事情還是很難讓我平衡。」因為與其他同學處事方式有所差異而受到了許多特別待遇,阿雯又再次遇到人際瓶頸。雷娜提醒阿雯,雖然與研究室其他人的關係令此刻的她感到非常困擾,但必須重新檢視這是否重要到需要用這麼多的心力去處理。
阿雯看著筆記本裡所設定的四個目標,隨著時間和事件的進行,她確實已塗改過無數次。
 
搞懂先後順序,循序漸進修正自己
 
看著為自己設定的四個目標:內在的平靜、規律的生活、專業能力的提升以及與人更靠近。因為各種生活的變動,這些目標的計畫細節都已經被多次修改,直到九月,她才又完成重新設定,將執行方法固定下來。基本上大方向沒有改變,但實踐起來變得較有彈性和寬度。
經由這些調整,阿雯發現「在將執行方式設定在能力範圍所及後,完成度相對來說提高許多,自我否定和負面評價的情況也減緩了」。
聊到今年度晤談的狀況,阿雯表示「雷娜在今年初時發現有腦瘤並且懷孕,因此,根據她身體可受性,晤談由本來的一對一方式變成一對多。」對於這樣的晤談方式,阿雯並沒有因此覺得自己沒有被好好對待,她說「一對一雖然能夠更深入的討論很多事情,尤其自己也能夠更快速的放鬆敞開,然而,一對多的晤談經驗,她也能在旁邊放空休息或者整理自己的思緒沉澱」。
接下來,她只希望自己能夠繼續練習如何搞清楚事情的優先順序,不要不小心就糾結在不是目標內的事情上,不要不由自主地陷入爆食的慣性裡紓解情緒。期待自己能夠成為掌握情緒的人,而非重複著、被操控卻不自知的循環和混亂之中。
 

邀請你一起
讓更多勇敢發生

第一手接收
半熟的故事與組織的日常

每月 1-2 次分享
服務心得與組織營運概況

支持我們拓展輔導團隊
承接更多半熟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