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往直前,才能開闢出想要的人生風景 | 阿雯

勇往直前,才能開闢出想要的人生風景 | 阿雯

文字/孫羽柔
 
一開始在「釣竿青年」聽雷娜演講的阿雯,在演講結束以後,從搜尋協會的臉書聯絡到雷娜,透過雷娜再聯絡家扶中心,家扶中心再連絡阿雯,藉由這樣的三方聯絡,遠住在高雄的阿雯最後終於正式開始接受長陪。
從一下到二上開始,阿雯便在大學內固定心理諮商。但即使有已經換過一次諮商師的校園諮商,與這次演講的經驗相比起來,她知道在雷娜的分享裡面,有一些很深的什麼觸動了她。
阿雯說,一開始主動和雷娜聯絡時,他只有想到他想做這件事,接著便去做了,接下來的後續發展,其實是他最初並沒有想過會發生的事。
 
另人難以消化的親子關係
 
小時候因為母親欠高利貸,父母離婚,弟弟和阿雯便繼續與爸爸同住。小學時期,父親開始有家暴行為,狀況一直持續到阿雯念國中停止。印象中,阿雯上次回家已經是去年過年時。除夕夜當天,阿雯到家,爸爸出門而弟弟也不在家,於是這趟回去,他誰也沒見到就離開了。問阿雯今年過年是否會再回去一趟時,阿雯笑著說,反正也看不到人,大概就不回去了吧。
另一件讓阿雯記憶猶新的事,是小時候被處罰跪神明廳時,身體不好長期需要洗腎的伯父,常常都會偷拿東西給他們吃。有次,伯父給了他們一些錢,讓他們出去買零食,沒想到回到家一個開門,阿雯和弟弟就看見伯父上吊自殺在那個他們常常罰跪的神明廳裡。那個會偷偷對阿雯和弟弟很好的人,就在那天辭世。聊到弟弟,一直都跟弟弟不親近的阿雯說,「我想我們都是受家庭影響很深的人,但弟弟就是那種走不出來困在裡面的人,我則是處在那種一直偽裝自己狀態中的人。」
而就在考上大學那年,阿雯整個暑假都在打工。短短兩個月內,即使只是工讀生的身分,他也努力賺到三四萬元。準備進大學以前,父親又給了他一萬元,接著他告訴阿雯,以後念書就要靠你自己,家裡沒有辦法再多給你什麼了。
自此以後,其他人一進大學可能是先去找社團來參加,阿雯的生活則是排定滿滿的打工。
 
打工,打工,打工
 
阿雯打工的狀況幾乎可以用天衣無縫來形容,除上課之外,午休或晚上課後時間,基本上就等於工作時間。下班以後,也因為需要爭取獎學金,課業當然更是不能放棄。拚了命在各種方面都必須有所成績的阿雯,最後在大一下大二時患上暴食症。
對自己的暴食症阿雯感到非常痛苦,當時的他一餐至少要吃兩到三個便當,便當吃完以後又會因為自我厭惡和太飽相加,於是跑到廁所催吐,把剛剛吃進去的東西再全部吐出來。身體的不正常反應和生活壓力互相逼迫的惡性循環之下,最後阿雯才決定在當時向輔導室求助。
目前,阿雯調適自己情緒壓力的方式就是大量閱讀小說,出門帶書也是阿雯的一個重要習慣。問起他喜歡看什麼書,阿雯打開他的網路圖書館,大量心靈成長或是職場教學的電子書彈出來。除了小說以外,聽演講也是阿雯的另外一種消遣,有時是聽一些課程、有時候是描述不同國家當下的時事。從阿雯喜歡的東西裡頭,看得出來毫無疑問的他的確是一個渴望成長的人。
 
充滿生活感的陪伴,從生活中發現自己
 
但在這些各種實際的問題之外,阿雯還有一個也欲處理的課題是自己的缺乏自信。雖然由於還不確定實際上究竟該怎麼改變,於是把建立自信這項列為晚一點再處理的目標課題,但阿雯很清楚,建立自信的確是他再人生中所需要的。
之所以會意識到自己是缺乏自信的,是因為阿雯發現自己在跟他人相處時總是會很小心翼翼,尤其是在團體中,他常常都覺得很恐慌、邊緣,不太能夠自在的在群體裡跟人相處,漸漸的也就產生一種強烈的被孤立感。
和雷娜開始進行晤談以後,對阿雯來說最大的衝擊就是,雷娜總是會以各種他意想不到的方式,引導他進行自我探索和整理。例如清理阿雯擁有的七十幾支筆,請他挑選最喜歡的到剩下十支,剩下來的筆就被雷娜帶走丟掉。或是帶阿雯去做頭部的按摩,讓按摩師感受他的身體,阿雯驚訝的發現,按摩師竟然只是透過觸摸他的頭,就覺察到他是一個性格緊繃的人。
阿雯說,在這幾次會談後,他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很遲鈍的人。即便他不介意與人有近距離的身體接觸,但他對於自己的感受和心情,常常都需要等上一段時間,他才有辦法理解自己那時候的心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現在的他覺得很期待,期待即將到來的2019年中,他能夠透過明確的方向與目標,在雷娜的陪伴及引導之下,繼續朝向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的方向前往。
 

邀請你一起
讓更多勇敢發生

第一手接收
半熟的故事與組織的日常

每月 1-2 次分享
服務心得與組織營運概況

支持我們拓展輔導團隊
承接更多半熟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